*ST安信(600816.CN)

再爆巨亏 安信信托陷入危局

时间:20-09-12 10:54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为A股仅有的两家独立上市的信托公司之一,安信信托当下并不太平。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安信信托今年上半年业绩状况依然在恶化。

巨亏

亏损28.56亿元!这是安信信托最新交出的2020年上半年“成绩单”。对不少投资者来说,这无疑又是一记闷棍。

今年并非安信信托首现亏损。

早在2018年,安信信托的净利润便亏损超过18亿元。此后的2019年,安信信托亏损规模继续攀升,总额接近40亿元。以去年为例,安信信托仅在第一季度有所盈利,其他三个季度都在亏损。

安信信托相继在2018年、2019年出现巨亏,这让外界颇感意外。毕竟,这家公司在2017年还曾大幅盈利。年报显示,安信信托2017年实现净利润36.68亿元,同比增长20.91%。

在2017年年报中,安信信托称其充分利用老牌上市公司得天独厚的优势,有效利用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通过资本运作增强公司资本实力,不断提升公司营业收入及净利润的增长。

但进入2018年,情况骤然生变,安信信托由先前的大幅盈利转为巨额亏损。

查阅年报发现,受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公允价值变动收益等拖累,安信信托2018年营业收入大降96.34%。其中,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下滑70.46%,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下滑111.09%。

对于2018年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大降的原因,安信信托曾解释称,由于行业及监管政策的影响,公司展业缓慢,同时部分交易对手存在没有按合同约定支付信托报酬的情况。至于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大幅下滑,则是受当年资本市场股价下跌影响。

除了营业收入大幅下滑影响外,安信信托2018年最终出现巨亏,资产减值损失暴增也是不容忽视的关键因素。年报显示,安信信托2018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超过21亿元,同比暴增16274.73%。据安信信托称,这主要为计提印记传媒的减值。

之后的2019年,安信信托计提的信用减值损失公司更多,高达45.82亿元。而这使得安信信托当年亏损额度又上一个台阶,接近40亿元。

回到今年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再次成为安信信托业绩巨亏的主要原因之一。

半年报显示,安信信托仅在今年上半年便计提信用减值损失27.62亿元。当然,在营业收入方面,安信信托今年上半年表现也不好。比如,其今年上半年仅实现营业收入7225.36万元,同比下降84%。

重组

对安信信托来说,2020年可谓“多事之秋”。除了上半年业绩继续巨亏外,实际控制人被抓更是一度将这家公司推上风口浪尖。

6月6日,安信信托公告称,公司收到实际控制人高天国家属的通知,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之杰投资)持有安信信托52.44%的股份,为其第一大股东和控股股东。据安信信托称,国之杰投资是公司实际控制人高天国所控制的企业。

然而有意思的是,根据安信信托今年半年报显示,上述所持股份中有超过70%处于被冻结状态。

为何被冻结,这可以从安信信托今年6月初发布的一份公告中看出端倪。据当时的公告称,中国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根据上海金融法院出具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对国之杰投资持有的安信信托18.13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及2.05亿股限售流通股予以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三年,而这合计冻结的股份数量与半年报中所披露的数量是一致的。至于被冻结的原因,则是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安信信托的控股股东国之杰投资未履行的法院判决2.98亿元,直接负债逾期金额约45.25亿元。

尽管安信信托在6月的公告中强调上述轮候冻结事项暂未对公司的正常经营、控制权、股权结构、公司治理等产生影响,但相关信息显示其正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积极推进风险化解重大事项,与重组方协商重组方案。

有关重组方案的细节,安信信托在今年5月30日发布的一份公告中有所透露。按照安信信托当时的说法,公司与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等企业及相关方协商重组方案。重组方有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对公司实施重组,目前尚处于对公司的资产和风险进行尽职调查和评估阶段。但重组能否达成将取决于与公司控股股东、债权人和其他方的谈判情况,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在最新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中,安信信托再度提及重组事项。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安信信托全力配合重组工作组开展尽职调查、资产和风险评估、项目债权催收以及兜底项目风险化解的具体工作。

诉讼

眼下,资产清收是安信信托工作的重中之重。按照安信信托半年报的说法,清收工作是公司今年的工作重点,在认真梳理存续项目资产基础上,进一步明确阶段性清收目标和具体方案,先易后难注重实效,针对每个项目排出清收处置时间表,积极采取多种手段如资产转让、资产重组、交易对手再融资、增强风控措施、破产债权救济、司法保全、诉讼等方式对到期项目进行清收,对底层资产进行变现,切实落实资产清收工作。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安信信托的信托业务兑付本益共186.97亿元,其中主动管理类信托兑付投资者本益74.21亿元(含个人投资者49.74亿元), 通道类业务兑付本益112.76亿元。

可以看到,在资产清收方面,安信信托今年上半年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即便如此,对这家信托公司来说,当前仍是诉讼缠身。

据安信信托2020年半年报披露,公司作为被告涉诉案件68宗,涉诉金额为217.63亿元。其中,截至今年6月末,安信信托因提供保底承诺等原因引发诉讼40宗(存续),涉诉金额178.05亿元。毫无疑问,这些诉讼将对安信信托未来持续经营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

对比去年年报来看,安信信托今年因提供保底承诺等原因引发的诉讼有所增多。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安信信托因提供保底承诺等原因引发诉讼28宗,涉诉本金105.39亿元。

事实上,正是因为这些保底承诺诉讼等原因,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对安信信托去年财务报表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