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安信(600816.CN)

半年报下的安信信托:亏损、清收、重组和未来

时间:20-09-02 08:31    来源:金融界

8月30号这一天,安信信托(ST安信),终于发布了2020年半年度报告、摘要等一系列公告。

自安信进入到了重组阶段之后,爆炸性的消息可谓是少之又少。关于安信重组的方案,乃是各方关切之所在。于是乎,股票投资者在等,监管和地方政府在等,业内和媒体也在等,踩雷信托产品的受害者更是苦苦等候。

目前市面上已经有很多关于安信半年报的分析,不过主要还是针对安信财务数据和近期动向的缝隙,就数据论数据,就年报说年报;没有过多的展开。但如果将半年报和之前的信息串联起来,还是做出一定判断和推演的。

所以这篇文章才姗姗来迟。

一.安信的半年报讲了些什么?

于市面上的报道已经很多了,所以关注安信的半年报的财务分析就不在这里展开,到时候单独写一篇出来。数字型的分析向来枯燥、乏味而且耗时耗力。

从半年报来看,安信再一次录得高达28亿元的巨额亏损,亏损的主要原因来自于金融资产的资产减值损失及公允价值的变动。

从安信的整个资产负债表来看:总资产减少,负债率增加,净资产出现了大幅下降,这不是一个好的信号。如果到了安信以自由资产赔偿受害者的时候,净资产越少、可赔付的金额也就越少。

二.安信信托近期信息汇总

1.裕天项目

8月20日,安信信托安赢长沙裕天国际商汇中心项目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裕天项目”)投资者收到上海银保监局银行保险违法行为举报答复书(以下简称“答复书”)。

在这份答复书里面,银保监局称,经核查,裕天项目的推荐、信息披露、资金和风险管理等方面存在不审慎。而且根据投资向财联社记者爆料,该项目存在该产品存在借新还旧、滚动发行的现象,资金有被挪用的嫌疑。

针对安信的现状,上海银保监局表示已经加强了监管强度、督促安信信托完善内部管理、认真梳理风险、加快风险处置进程,并在有关部指导下积极推进安信信托风险化解工作。

2.国海证券斥资13亿在上海滩买办公楼

这一消息传开,迎来了业内的祝贺。目前来看,有多家机构明确入驻意向,一个新的商业中心正在形成。而这个地块正是大名鼎鼎的董家渡金融商业中心。说到这里就很明确了,这个地块对应的是安信的董家渡项目。

作为一家土生土长于广西的国海证券,之所以花如此大价钱在上海购买办公楼,主要还是因为业务的发展需要。而国海证券花费如此巨资购买办公楼(13亿超过了国海证券前三年的净利润之和),由此可见该地块的商业价值,可谓是寸土寸金。

这一消息对于安盈42号董家渡金融城项目而言,算得上是利好的“锦上添花”。这个项目的回款,不仅能够甚至可以实现造血功能。这个在之前财新的报道中已经分析过,这里不再展开。

3.部分项目获得兑付

据信托圈内人报道,以下三个项目分配了部分本金:锐赢71号、72号、73号特定资产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三个信托计划分配的本金分别为29.65%、76.47%和36.04%,

这三个项目之所以能够得到兑付,主要还是项目资产较为优质,属于深圳罗湖商圈的商业物业的特定资产收益权。据投资者表示,此次兑付超出了预期。

三.重组究竟如何?投资者何去何从?

最重要的事情最后说,关于重组安信的半年报中是这样描述的。

重组工作组于4月份进驻公司,重组方有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对本公司实施重组。报告期内,公司全力配合重组工作组开展尽职调查、资产和风险评估、项目债权催收以及兜底项目风险化解的具体工作。

看似套路的表述,如果回到5月30日的复牌提示性公告。就发现其中措辞的微妙变化,或许是某种暗示。

彼时的公告强调:重组能否达成将取决于与公司控股股东、债权人和其他方的谈判情况,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公司将继续推进相关工作,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提醒广大投资者注意相关投资风险。

不仅如此,安信还用加粗的黑字提醒广大投资者:重组仅为初步意向,重组方案的内容、法律文件的签署和实施,均具有重大不确定性,存在无法达成重组方案的重大风险。

但是此次半年报当中,道人搜索关键词不确定性和重组,没有发现类似的(风险)表述。半年报强调的不确定性,是安信经营的不确定性。毕竟安信已经两年亏损,如果今年重组没有落定,那么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的可能性。而重组两个字,更多讲的是安信目前采取资产重组的一些措施。

所以能否推断得出,重组方案的不确定性已经大大降低?

上次讲的三条线,第一条是四大国企(上海电气、上海农商、国盛和上海机场)组成的收购方,第二条是上海国企金融改革的线,第三条则是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线。放在整个上海市层面来看,安信重组本身是一个大概率事件。至于具体到投资者的兑付和安信自有资产赔偿、重组方接盘的意愿,那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而且安信股价的表现也说明了一些问题,原以为录得巨亏的安信信托会在8月31日跌停,结果股价一度冲高至4.3%的水平,收盘也是翻红近1%,而今天的股价依然是上涨趋势。超预期的上涨,也从侧面说明投资者对安信重组有了一定的信心。

质疑

话虽如此,但是距离重组方案的最终落地,还有一段时间。

这也就牵涉到前段时间,来自信托圈内人的发的两张图片。一个讲的是安信目前重组的一些情况,另一张讲的是投资者如何上岸的。由于得不到有关方面的证实,但是还是有很多地方值得商榷。

关于重组推进的事情,从描述来看由上海某副市长负责统筹方案进展,地方银保监工作组和金融局等一起。

至于重组进展不顺利,其实要看如何理解不顺利这两个字。目前来看,安信的资产清收以及重组的工作都是在有条不紊的推进当中。距离5.30重组公告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之所以迟迟不落定主要还是交易对价和项目清算等方面的事情。作为叱咤地产金融界的高天国,显然不是那么轻易屈服的。

从博弈的角度来看,目前重组中有四方:1.监管和政府;以上海机场为代表的四大地方国企组成的重组工作组;3.安信信托和国之杰等;4.安信信托的受害者。

的最终目的是一致的,就是推动重组的落地。

但是不同方所占据的角度和立场,决定了每方的诉求是不一致的。对于监管和政府而言,首要考虑的是金融风险的化解和社会的稳定,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同时还有拍板决策带来的风险;对于投资者而言,希望自己所投的项目能够完成本息兑付,尤其是违法违规项目的投资者,对于本息的诉求永远是第一位的;对于安信自身和国之杰而言,放弃这块牌照的同时,也希望能够卖出一个不太糟糕的价格。

对于重组方而言,如何接盘如何填补安信的窟窿,是他们首要考虑的事情。虽然说重组工作的实力雄厚,尤其是将要上市的上海农商;但是毕竟国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而且接盘金额本身涉及到国有资产的问题。这已经超越了工作组所能决策的范畴,可能需要市政府甚至有可能更高层面来做统一部署并进行拍板决策。

从安信的目前的资产负债情况来看,净资产的减少显然对重组方的收购是有利的,这也许能部分解释为什么进展不顺利。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安信这一边,一边是窟窿大小不同的项目;另一方面是安信和国之杰的态度,加上重组方自身面临的压力。

以上多方面的因素,共同导致了安信重组进展的放缓,如果安信继续亏损下去,对于收购方有利;但是对于其他方而言就不太有利,由此形成了一个僵局。

17个违规项目

按照说法,17个违规项目由重组方全部兜底;17个项目之外的则“自生自灭”,显然这样说法也存在问题。比如上海银保监公布的这个17个项目,其实只是安信众多违法违规项目的代表。至于其他项目是否涉及违法违规,从裕天项目来看就知道了。

不过这17个项目既然被列为典型,可能在最后的清算上会有占据优势,但这又违背了公平的原则。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17个项目是否都是资金挪用,究竟是全部还是部分?跟投资者的交流来看,有项目属于部分形成劣质资产,找不到接盘方额;剩下的就成了黑洞和窟窿的。所以这些项目的清收工作,可能没那么简单。

董家渡项目,本身有一定的造血功能,那么在完成原有投资者的资金兑付之后;剩下的会怎么分配?安信自有资金赔偿投资者,比例顺序又是如何?这些都是非常棘手的问题,一刀切显然不是最后的答案。

2020上半年,安信在资产清收方面还是做了一些事情的,陆续有项目完成全部和部分的兑付。安信采取了如资产转让,资产重组,交易对手再融资政策措施,破产债权救济,切实落实清收工作。具体信息,可以去半年报来找。

虽说重组方案还没有正式落定,但是对于很多投资者而言,上岸已经不再是遥远的事情了。对于已经上岸或者上岸没有太大疑问的投资者,还是要表示祝贺。而对于诸如安信百庄项目、贵阳新农村、钾肥、碧园等项目的投资者而言,前面依旧路漫漫。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轻言放弃。

写在最后

如果从贵阳新农村暴雷开始,到2020年安信半年报出炉,经过去了500多个日日夜夜。从最开始的震惊,到查明真相时候的愤怒,再到WQ无门的无奈,漫漫长夜的煎熬。这中间的喜怒哀乐,只有投资者最清楚;外人说什么感同身受的,都是假话和谎言。

犹记得在安信实控人被刑拘的时候,投资者出现短暂的兴奋。但后面的现实告诉他们,事情远没有想象的得那么简单。初现的曙光,被乌云遮盖;背后反映的是安信的复杂程度。从现在的进程来看,重组的确定性在增强,部分项目也进入到了回款当中;这些应该都不是坏消息。

前段时间,道人与一位投资者两次畅谈;再一次深深感受到了投资者在暴雷过程当中所遭受到的曲折,煎熬,痛苦,以及面对来自各方的指责和疑问。如今安信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间节点,后续如何还要继续关注。

如果将安信的重组和投资者成功上岸比作一场革命,那么现在就是黎明前的最黑暗的时期。越是在这个时候,投资者更是要团结一致,合法维护自己的权益,保持和各方的良心沟通,同时注意保护好自己。别看CX前几天闹得沸沸扬扬,不仅不解决问题,而且反作用已经显现。点到为止,大家都懂。

曙光或许就在不远的地方,目前看到的是依旧是漆黑一片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如果能做投资者漫长道路上的光,足矣。

从第一篇《安信信托的罪与罚》到今天,也已经有270多天的时光,安信的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只要坚定信心,共克时艰,一定能迎来胜利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