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安信(600816.CN)

安信信托近期信息汇总,透露的信号,有喜更有忧

时间:20-07-27 10:56    来源:金融界

安信的投资者苦苦等待,依旧没有等来最期待的重组消息。

信托项目的踩雷者,希望早日公布重组方案,一年多的等待实在是煎熬;而那些股票投资者也希望重组成功,否则手里的筹码,可能会一文不值。

关于安信,最近的重量级信息不多。公告一如既往的官方,也透露不出太多的消息。不过经过梳理,还是有这样几点值得关注:

几个关于安信信托的消息

1.国之杰股份被轮候冻结

7 月 15 日,中国登记结算上海分公司根据上海金融法院出具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对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1,813,081,943 股无限售流通股及 204,847,399 股限售流通股予以轮候冻结。

原因写的很清楚,合同纠纷。

公告同时也透露了国之杰的一些负债情况,截止目前,国之杰直接负债逾期金额合计约 45.25 亿元,其中 2.98 亿元已达成和解;剩余 42.2 亿元正与相关方积极协商解。此外,国之杰对外担保涉诉金额约 56.44 亿元,其中 24.59 亿元涉及安信信托的相关业务。

2.安信前期涉诉案件境况

此次公告一共是两个案件

第一个案件件涉及的是安信与富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案件,法院判决安信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富滇银行支付转让款 669,769,863 元,支付违约金并驳回富滇银行的其他请求;

第二个案件涉及的是安信与郑州银行的一宗案件,法院给出的判决就是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安信向郑州银行支付信托受益权转让价款606,624,657.55元,并支付对应的违约金。

3.上海农商行IPO

作为全国第三大农商行,上海市属的金融企业,离上市越来越近。

7月5日,证监会公开公司更新后的招股书。上海农商行拟发行不超过28.93亿股,募资净额全部补充资本金。针对此前监管层对公司上市提出一系列整改要求。大股东上海国际集团通过转让部分股份,基本为上海农商行扫清了IPO障碍。而上海农商行,正是安信信托的重组方之一。

4.安信信托罗湖项目化解

界面新闻记者独家获悉,在安信信托重组工作组的帮助下,安信信托旗下多个问题产品涉及的同一底层――深圳罗湖项目找到了世茂地产合作,共同向银行申请融资,希望以融资实现信托计划的退出。这意味着,与之相关的多只信托产品风险化解取得重大进展,规模超百亿。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融资方案已通过银行初步审批,同步信托计划退出方案报送公司决策。

二.安信会不会被接管?

话不能说死,但是被接管是小概率事件。

理解安信,一定不能就安信讨论安信,就信托行业讨论安信。而是要放到更大的层面看待,道人总结了三条线(个人观点,欢迎拍砖)。

第一条线:四大重组方

上海电气集团为首的四家国企,很早就开始的安信的风险摸排。这个在《安信信托生死劫》已经给与了详细报道,不在赘述

第二条线:国企改革

两会期间,关于上海国企改革的有关问题,市国资委副主任林益彬表示,目前上海在“混”的形式方面做了很多探索,但是在“改”的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而且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提升国资国企改革成效。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

而且上海市自去年九月以来,国企改革动作频频。典型的例子就有*ST飞乐资产重组、兰生股份资产重组、上海报业集团与东方网联合重组等多项重磅动作。当然了,也包括*ST安信(600816)与上海电气集团等企业及相关方协商重组。

所以安信的重组,不光是贯彻落实高层关于化解金融风险,守住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的有关精神;更是被纳入到了上海市三年国企改革计划当中,被提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

第三条线: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2020年,是上海市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一个重要的节点。

目前上海市共有6家市管的大型金融国企,上市银行有浦发和上海银行,券商有海通和国泰君安,保险有中国太保。而市属的上海农商行还没有登录资本市场。作为上海金融的一颗重要棋子,如果此次上海农商行顺利上市,意味着6家市管大型金融国企全部实现上市。对于上海市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

早起的上农商可谓是默默无闻。也就是最近两年,其一系列动作开始得到关注。从高层的更替,频繁出手大宗交易,再到现在冲击IPO。上海市做了大量工作,包括上海国际集团转让股权,都是为上农商的上市扫清制度层面的障碍。

而正是这样一家农商行,被证实参与到安信信托的重组交易当中。但是考虑到安信巨大的资金窟窿,上农商可能会以参股的形式,控股的可能是其他上海市国企。对比浦发和海通可以推测,未来上农商有转型金控平台的潜力,而安信的收入则意味着上海市多了一块信托牌照。此前的上实集团,就溢价收购了天津信托;这都是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布局。

说了这三条线,最终的结论就是。安信信托大概率不会被接管,毕竟上海市很早一开始就着手行动,启动各项工作。再加上三年国企改革和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大背景,被接管是小概率事件。参考新字开头的两家信托公司就知道,接管的流程大概是怎样的。

三.传递的信号,有喜也有忧

通过安信近期消息的回顾和梳理,有喜有忧,不一而足。

喜的是罗湖项目,在世贸集团的介入之下,或将迎来转机。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项目本身比较优质。所以才有接盘方愿意介入,最后以银行信贷的方式实现信托融资的退出。

对于罗湖项目的投资人而言,算是有个盼头了。安信这么多违约项目,能够通过引入接盘方等市场化的方式解决一个,包袱和负担就少了一个。从这个意义上而言,确实是个好事情。

但是,对于其他项目的投资人而言,可能情况就没有那么乐观了。

在界面的那篇报道当中可以看到,目前安信项目的一个兑付情况。从这张表中可以看到,有些项目已经提前完成了兑付,比如广州大壮、安赢62号大湾区等。

但是还有很多项目的兑付至今遥遥无期。比如贵阳新农村、董家渡L类等,这些项目目前只完成了利息的兑付,本金要么没有要么就是一点点。一般的P2P暴雷之后,最后还能拿到30%左右的一个回款。所以安信的有些项目是太烂了,比P2P还不如,完全是一个黑洞。

具体情况由于安信不做披露,无法得知情况。以贵州新农村为例,据持有该项目的投资人透露,目前贵州宏德没钱,很多项目处于停工状态。本金只回来来了3.33%,利息还差三个月。还有广州的碧园项目,虽然是一个商业地产项目。但是从上海银保监公布的违法项目名单来看,该项目涉及三宗罪包括违规挪用信托财产、非标资金池和信披不充分等问题,真的是太难了。

不过从界面报道的情况来看,此次安信罗湖项目的解决在于重组工作组的推动。而另外两个安信的项目北京红螺寺和重庆两江项目,也有望在7月内全部解决。安信问题的解决,就像拆雷一样,一个一个的拆,剩下的窟窿则需要以其他方式来解决。时间是关键,正如比喻的那样,不良就像手中的雪糕,如果不及时处理就只剩一个木棍。

监管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还是要控制整体行业风险并确保不产生风险外溢。而且目前各方在加紧制定风险化解和重组方案,从上到下都强调了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因此这个时候,除了等待和适度沟通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目前信托界的两颗雷王-安信和川信,都处于关键时刻。不过两边的情况颇有不同,一边是川信这边的热火朝天,自出事之后隔段时间就有新闻发布;另一边则是安信的沉默不语,自4月投资者在总部面前发声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行动了。目前安信重组方案依旧没有出来,而川信虽然热闹,但是至今也没有拿出实质性的解决方案。

写在最后

对于投资者而言,是真的太难了,

毕竟投进去的是几百万,是很多人半生积蓄和未来养老的保障。作为自媒体点到为止就行,毕竟不是当事人。但投资者是可以去沟通和表达诉求的,只要是在允许的范围内。

还是那句话,不要站在监管的对立面,而是要配合监管一起推动事情的解决。毕竟拿回自己的真金白银,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相信监管,相信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