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安信(600816.CN)

上海农商行IPO前股权结构障碍基本扫除 接盘安信信托仍存悬念

时间:20-07-17 08:17    来源:金融界

上海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上海农商行”),离上市又近了一步。

7月5日,证监会公开公司更新后的招股书。上海农商行拟发行不超过28.93亿股,募资净额全部补充资本金。

更值得关注的,此前监管层对公司上市提出一系列整改要求。在最为艰难的股权整改环节,大股东上海国际集团通过转让部分股份,基本扫清了公司IPO障碍。

对上海农商行而言,上市意味着一个里程碑完成。尤其这两年,上海农商行大动作不断。公司高层更替,频繁出手大宗交易,被传介入安信信托重组。曝光度不仅排在全国农商行前列,更成了上海金融系统里,一颗重要的棋子。

上市意义重大

上海金融国企上市,始终绕不开股权问题。有国泰君安、上海银行的前车之鉴,公司也终于趟过这一关。

上海银保监局的信息显示,上海农商行的股权变更于本月批复。上海久事集团受让上海国际集团及其关联方7.34亿股,总计占公司股权8.45%。

上海久事为本地公共事业的资产管理平台,版图涵盖城市交通、体育产业、地产、资本等多个板块。

在此之前,监管层就上海农商行股权问题曾给出指导意见,要求公司上市前必须将单一非银行股东(包括关联方)的持股比例压至10%(含)以下。

看似简单的股权转让,关系到上海金融系统的结构分配。国家政策的规定,与地方历史遗留问题,需要综合权衡。

《商业银行股份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一致行动人参股商业银行,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最多1家,行业称为“两参一控”。

上海国际集团官网显示,集团是浦发银行第一大股东;截至去年,也是上海农商行持股比例最大的一致行动人。

为了不触碰政策红线,上海农商行通过不断定增,稀释股东的股权。一轮操作下来,上海国际集团与关联方,去年合并持股18.46%。

本轮出让8.45%股权后,上海国际集团持股公司已降至10.01%,基本满足监管层的要求。尽管上海国际集团依然为大股东,控股两家银行,但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该问题已取得政府确认,系历史原因造成,不构成重大违法违规,也对合规经营不构成不利影响。

这就意味着,公司扫清了IPO最大障碍。

一位银行系统人士认为,上海农商行能否上市成功,意义已不限于银行本身,而是上海金融板块,今年最重要的使命之一。

政府工作报告中,2020年是上海建成全球金融中心的关键点。其中一个重要考察指标,就是本地金融上市公司数量。

目前上海共有6家市管大型金融国企,除了上海农商行,都已登陆资本市场。银行领域,有浦发银行、上海银行;券业领域,有海通证券、国泰君安;保险领域有中国太保。

上海农商行若得偿所愿,将意味着这6家市管大型金融国企全部实现上市,也是一个新时代帷幕开启的标志之一。

证监会的反馈

要敲响上市钟声,上海农商行还要通过证监会这道关。

今年4月,监管层就公司关联交易、贷款结构、理财业务等三方面给出反馈意见,共计53个问题。

关联交易上,反馈要求给出关联方的具体名称、占比。更新后的招股书只披露到2018年,公司的关联交易,主要为存贷款方面,体现在利息收入与支出逐年提高。2018年,两项数据分别达6141万元、6191.4万元,均同比出现小幅上涨。

贷款结构方面,证监会重点关注房地产贷款,要求给出余额占比及变动。根据招股书,2018年公司房地产领域的贷款规模达827.25亿元,占比27.32%,近两年呈大幅提高趋势。

2017年,公司曾因向尚未取得土地使用证的房产项目提供贷款、同业违规投向四证不全的房产项目等行为,被上海银监局要求整改,后出具报告。

公司在更新的招股书里解释,比例逐年抬升是立足上海房产市场,支持各类园区、保障房建设。

去年十大单一借款人名单里,上海国有土地开发公司占4家。值得关注的,还有长甲、融信、融创等多家民营房企的项目公司3家,共41.86亿元,占前十大总额的22.34%。

其中,融信与融创合资的项目公司,专门开发昆山玉兰公馆项目,上海农商行2018年对其发放贷款12.35亿元。该楼盘也于当年开盘,但时至今日,网上仍有一手房出售信息。

理财业务方面,证监会关注重点在资管新规后的结构化产品、底层标的资产质量、是否新老划断等。在招股书里,公司2018年的理财产品余额突破千亿大关,达1094.93亿元,其中净值型产品249.49亿元,占比22.79%。

然而,证监会补充提问上海农商行与包商银行的业务往来,在本次更新招股书中没有任何披露与解释。包商银行此前因巨大信用风险被央行、银保监会联合接管。

对此,《投资者网》试图联系上海农商行,并致电董秘办公室,截至7月16日,公司尚未回复。

大动作不断

在上海金融体系里,公司从默默无闻,到成为重要棋子,转折发生在2018年。

在此之前,公司遭遇高层人员一系列震荡。原行长侯福宁离开体制,加入均瑶集团;接任退休董事长的冀光恒,离开后先后赴任宝能、陆金所。

2018年至2019年,上海农商行确定了目前的高层架构,徐力、顾建忠分别出任董事长、行长,公司也开始各种大手笔操作。

根据2019年报,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212.71亿元,同比增长5.59%;归母净利润88.46亿元,同比增幅21.04%。

资产管理方面,能力提升显著。公司不良贷款余额下降4.19亿元至42.18亿元,不良贷款率跌至0.9%;贷款拨备覆盖率431.31%,提高89.03%。

更受人关注的,公司与浦发银行、海通证券、上海银行等巨头一样,也参与到城市的大宗交易市场。

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的信息显示,公司挂牌售卖中融碧玉蓝大厦22层、24至27层,总计面积9891.1平方,挂牌总价9.06亿元。

该大楼位于陆家嘴金融城,去年公司就向宁波银行售卖所持部分楼层共1.3万平方,总售价12.5亿元。之后,又收购环球都会广场,广场位于黄浦江沿岸的后滩板块。

频繁出手楼宇大宗交易,上海农商行对资产处理早已驾轻就熟。一些地产机构正等着公司卖楼套现后,向其推介上海新兴区域的新楼。

然而,该行另一桩“绯闻”交易,更显得重磅。

今年5月,安信信托公告,称正与上海电气集团协商重组方案。之后市场传闻,上海农商行也是参与方之一。

前述银行人士认为,若真的参与其中,由于安信信托巨大的资金窟窿,可能倾向参股,参考浦发、海通,未来上海农商行不仅有转型金控平台的潜力,上海金融系统也多添了一块信托牌照。

就上述问题,《投资者网》向上海农商行方面求证,截至7月16日,并未获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