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安信(600816.CN)

聚焦安信信托|《财新》报道,监管发话,信托雷王将何去何从?

时间:20-07-13 08:34    来源:金融界

三根阳线改变信仰,最近的流量都去了股市。

据统计,某新闻客户端60%以上的内容都与股票有关。相对应的则是其他领域较少的关注度,这太正常不过了。毕竟有谁不喜欢钱,跟钱过不去呢?

本文的主角是安信信托,不过不聚焦它的股票而是它的项目踩雷。这样做的目的,不仅是秉承一直以来的初心和对投资者的承诺,也是借当下一个契机来引发关注和思考。

此次的契机,一个是财新对于安信的深度报道(原文叫做《信托生死局》),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前往订阅,;另外一个就是7月10号晚的央行有关负责人的答记者问,传递的信息非常丰富。

在财新的那篇万字长文中,对安信的前世今,逾期踩雷、重组进展等进行了深度报道和详细的梳理。内容之翔实,报道之深刻,信息之丰富,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文。也传递了很多之前道人所不掌握的信息,可读性非常大。而在7月10日的央行答记者问中,关于信托这一块,也给与了一定的篇幅说明。考虑到央行的市场地位,此次答记者问传递的信息和态度不言而喻。

一场金融业自上而下的监管和整顿风暴,已经在酝酿和进行当中。其核心是维护金融安全,守住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以及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本文聚焦安信信托,主要从以下四个方面来进行展开。

一.安信窟窿有多大?

关于安信的逾期和不良数据,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未解之谜。自安信2019年三季度公布相关数据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官方的正式公告;毫无疑问,今天安信的逾期金额和逾期项目,肯定远超去年三季度。

但是鉴于安信一直没有公布,因此坊间就有各种猜测和估算。有人测算安信的不良逾期在300-400亿之间,更有甚者估算安信所有主动管理类信托项目全部逾期,也就是1500亿左右。

事实如何?

上述的两个猜测,一个低估而另一个又高估了。

对于重组方而言,摸清安信不良资产的数量和项目以及窟窿的多少,是实施重组第一步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不良和窟窿是两个概念,不良还有部分回收的可能,而窟窿就等着有人来填坑了。

据财新记者了解,从2019年下半年以来,毕马威,普华永道等会计事务所均对安信信托进行了审计。而且相关方还组成了一个安信重组工作组,到安信的每个项目现场进行了尽调,并摸排了融资项目资金的实际控制情况。

比较权威的数字:截止到2020年6月末,安信受托管理资产规模近2000亿元,其中主动管理信托约1500元,而不良资产金额数量大概在700~800亿之间。而经过四轮中介机构的轮番审计,安信信托的窟窿大概在500亿左右。这500亿的窟窿大坑,就成为了阻挡安信重组进展的最关键因素。

二.实控人高天国现状

造成安信今天局面的因素有很多,比如外部经济下行、房地产调控以及金融去杠杆,但是这都不是核心因素。安信问题的根本,还是在于控股股东国之杰的一系列违法行为。肆意干预,大搞自融,活生生的将这家上交所的信托“独苗”弄成了人尽皆知的信托雷王。也给众多投资者,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国之杰是地产大佬高天国的平台之一,关于其本人不在这里展开。在2020年6月5日,安信实控人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刑拘;更早些时候,他持有的国之杰股份被公安机关轮候冻结。

18年前,高拿下了安信信托牌照,将自己的产业和金融机构串联在一起。在高天国执掌安信期间,存在着大量的资金被挪用的行为。而且从各类逾期的项目来看,这些资金和他本人的各种投资纠缠在一起,国之杰多年来干预安信的经营管理,使公司内控成为摆设。

不过这都已经不是新闻的新闻,而上海证监会出具的那份监管处罚书中,对安信的种种罪行做了最好的说明。金额之大,范围之广,性质之恶劣,实属罕见。

不仅是国之杰的干预,安信自身业务路子也十分狂野。据了解,安信信托内部仅有一个部门做通道业务,其他业务均为集合资金信托业务。最近一年换了四个风控总监,不敢签字的都走了,敢签字的留了下来。所谓的风控和法律,在安信眼里就是空气。

不仅如此,在安信的多个项目出现逾期之后,安信却没有及时向投资者提醒到期无法兑付的风险。这也充分说明,公司控股股东内控审计风险处理存在严重的问题,存在严重的隐瞒或虚假陈。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在安信信托2019年的年报当中,会计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

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是,高天国本人已经被保外就医。

不错就是保外就医,不过道人的理解是为了推动事情的解决,而不能单纯的理解为保释行为。毕竟高本人在整个安信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太重要了,被保外就医更多是为了推进重组和不良的解决。很多问题由他本人出面,可能会更加顺利一些。而且高被那么多人盯着,出逃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所犯下的罪行就能够被原谅和饶恕,监管不会答应,投资者更不会答应,国家法律更不能答应!

三.百亿逾期何解?

据统计,在安信的1500亿的主动管理项目当中,与国之杰相关的项目就高达1000亿。大部分资金投向了高天国自己和他人合作的项目。

包括大量的三四线中小城市的房地产开发项目,股票定增以及股票质押等各种项目。而在当下房地产严格调控的当下,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些地区的房地产公司项目,资产质量恶化,导致项目出现逾期。

除了上述的政策和市场因素以外,安信自身在大股东的干预之下,风控缺失形同虚设,而且存在严重的内部腐败。种种行为使得安信的很多项目,估值严重缩水,资产回收周期拉长,存在严重的资金错配以及资金挪用情况。体现在项目上,就是不明的投向和无法穿透的底层资产。

事情已发,更值得关注的还是这些不良将以什么样的形式回收和处置,最终兑付给投资者。

毕竟重组方进来之后,是要继续维持经营和赚钱的,同时也要处理好安信的窟窿和问题。但无论如何,安信的八百亿不良不可能也不应全部由重组方来进行承担和填坑。因此如何对这800多亿不良资产进行分类,采用什么方法处置,才是解决事情的关键所在。

如何解决?

最主要的两个途径,一个是长期股权投资,另一个就是底层资产的清收工作。

长期股权投资在之前的分析中提到过,6个多亿的长期股权,包括营口银行,中信国际,大童人寿保险等公司的股权;不仅如此,安信还持有高达80多亿的交易性金融资产。这些都是比较好的资产,也会在后来的赔偿中起到一定的作用。包括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的股权,不过这一部分比较复杂。

更重要的,还是安信逾期项目的一个回款,这才是根本之所在。虽然安信的很多项目涉及到了挪用或者自融,但是从财新的报道来看,很多项目是确确实实出现了不良,很多项目涉及部分挪用,但还是有一部分的资金是投入到了实体项目中的。

但是清收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安信的很多项目周期过长,很多都是五年甚至网上,而信托项目期限有严格限制,最多三年,存在严重的期限错配。一旦资金池玩不转了,就如多米诺骨牌一样轰然倒塌。

从央行最近的公布信息来看,鼓励企业通过债转股,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等各种形式来完成不良资产处置。关于安信唯一比较好的信息,就是董家渡地块的项目;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是,绿地集团入主,而且销售情况良好,能够为安信带来一定程度的回血。

按照最乐观的估计,董家渡项目回血300亿,即使全部填进去之后,安信依然面临200亿的窟窿。除了长期股权投资、底层资产清收和安信所持有的金融资产以外,可能还需要依赖于重组方的接盘。

不过国之杰自身持有的安信股份,目前处于轮候冻结当中。同时还跟四川信托有一定的瓜葛,所以问题解决起来没那么容易。

四.重组进展如何?

5月安信发布了重组公告,但是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内容。而众多投资者翘首以盼的重组方案迟迟没有落地,引发了投资者的愤怒。不过这也充分说明了安信信托的复杂和棘手程度,远超投资者的想象。

道人也了解到,之前的安信信托的投资人曾经公开向监管甚至更高层的机构发布了公开信,要求安信信托尽早公布重组方案,早日完成投资者兑付。同时恳请监管介入,推动事情的解决。

投资者的做法非常能够理解。毕竟几百万的资金和一年多的等待,这个过程是十分痛苦和煎熬的。

从财新的报道中可以看到,安信的重组其实已经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进行。但是由于重组方之多,涉及到的问题之复杂,所以一直没有公开的报道。而且重组双方均有上市公司,所以更是要“谨言慎行”,通过财新的这篇报道,能够看出很多消息的。

重组的梦幻组合

从5月29的公告来看,安信信托目前与上海电气等相关方进行重组协议。根据信托百老汇的报道,相关方有上海农商行。但这还不是全部,上海国盛、上海机场集团也同时加入了相关方,也就是4家上海市明星国有企业一起重组。

此前所传的广州金控集团,没有跟安信谈拢,而复星集团甚至连尽调都没有去做,直接退出;而中银旗下的AMC中银投资,是同意和支持受让国之杰股权的,但是没有找到愿意趟这趟“浑水”的国企。而上海实业则是被安信的风险吓退,转而收购了天津信托。

按照重组方的说法,安信信托是他们重组了那么多公司中,遇到的最棘手最复杂的一个,今天一看果然如此。

负责人是谁?

而目前安信已经设了临时党委班子(消息来源:财经),临时党委书记上海电气集团副总裁董鑑华,其余党委委员就来自于上述的4家国企。由于董鑑华是审计系统出身,在内部审计和监管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这也是被为委任负责安信重组事宜的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安信重组方案迟迟没有落地,症结就在于安信本身的复杂性和棘手性。不过按照目前的班子和进度,相信重组方案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出台。届时一代雷王安信信托,也将改头换面。

写在最后

《资管新规》之后,“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理念已经深入投资者的理念。对于这一点,安信的投资者也是认可的;但是买者自负的前提是卖者尽责,可如果卖者不尽责甚至存在严重的违法违规,如挪用资产等违法行为的时候,买者自负的逻辑也就不成立了。

无论是《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管理办法》、《信托法》还是《九民纪要》当中,对于这一情况都应明确的法律规定和说明。即公司自有财产进行赔付的,不足赔偿时由投资者自担。

央行的发言也说了: 以安信、川信为代表的风险处置案例,相关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正在研究方案。并表示将坚持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压实相关金融机构和相关股东的主体责任;依法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同时也强调了要严肃市场纪律,防止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加强投资者教育。

至于那些项目需要投资者自担,那些项目需要信托公司进行赔付,这些都是考验智慧且十分复杂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处理,需要的不仅仅是资金,更需要的是协调艺术沟通和各方面的共同努力。

一方面,是破除刚兑信仰的要求;另外一方面,则是,对于刚兑的刚性需求,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伪命题?

还是那句话,投资者要坚定信心!道人会一路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