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安信(600816.CN)

信托业雷声不断:安信信托实控人被拘,四川信托产品面临兑付风险

时间:20-07-08 07:30    来源:金融界

2020年上半年,安信、平安、吉林、光大、中航、云南、中泰等几十家信托公司相继出现产品逾期兑付事件,而继安信信托产品爆雷在近期被上海银保监局处罚之后,四川信托的产品也出现爆雷,其旗下包括申富129号、锦江69号第一期、申鑫74号等到期的多个信托产品出现了兑付逾期情况,导致公司不得不在官网发布《致投资者的公开信》,称将通过处置变现自有资产来解决眼前的困局。

安信信托挪用客户资金,实控人被捕

今年4月7日,安信信托发布了关于收到上海银保监局《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及《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告,公告称,2016年~2019年,安信信托违规将3笔信托财产用于股东、8笔信托财产用于兑付其他信托项目、4笔信托财产用于其他非信托目的用途等等,金额共计126.56亿元。根据相关规定,上海银保监局决定对公司采取以下审慎监管措施:(一)暂停自主管理类资金信托业务;(二)限制向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分配红利。同时,上海银保监局责令公司改正上述违规行为,并处罚款共计1400万元。

6月初,*ST安信(600816)又发布了关于实际控制人被刑事拘留的公告,公告称,实控人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而在关于控股股东所持有的部分股份轮候冻结的公告中,则指出上市公司大股东国之杰直接负债逾期金额合计约24.2亿元(其中2.98亿元已达成和解),另有国之杰对外担保涉诉金额约39.34亿元,其中19.59亿元为安信信托相关业务提供担保。

在安信爆雷后,有不少金融机构也被牵扯进来。据上市公司公告,公司先后与乌鲁木齐银行、自贡银行、交银国际信托、长沙银行、黑河农商行等机构存在诉讼。

此外,据天眼查,安信信托还持有营口银行(正在积极筹划上市)4.16%的股权。财务报表显示,营口银行2019年末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74%、8.52%、8.52%,接近监管红线,且明显低于银保监会公布的2019年末商业银行14.64%、11.95%、10.92%的水准。

营口银行是安信信托的客户之一。据其2018年报,营口银行从安信信托购买了147亿元的信托产品。在安信信托爆雷后,营口银行已对安信信托展开起诉。

四川信托爆雷,脱手宏信证券难解渴

相比安信信托,四川信托的爆雷则显得有些突兀。据相关媒体报道,早在今年3月,市场传言称四川信托的TOT(信托中的信托)产品发行遭四川银保监局按下暂停键,5月时还被暂停了资金池业务,不过其后公司回应称产品仍正常发行。孰料进入6月份,四川信托突然承认有多只产品无法正常兑付。其后,四川信托的客户多次赴四川信托总部维权。

此次川信TOT事件,涉及规模有多大?业内人士预估大概在200亿~300亿元之间。

四川信托在业内排名中游位置。据Wind数据,四川信托去年营收近32亿元、净利润6.6亿元。四川信托发行产品的收益率较高,从去年7月至今,四川信托发行产品预期收益率为8.2%,仅次于吉林信托、华澳信托等小型信托公司。相比之下,大型央企背景信托公司的产品预期收益率普遍较低,如五矿信托、中信信托同期产品收益率均不高于7%。

同安信信托一样,四川信托也是民企背景。四川信托大股东为四川宏达集团,其实控人刘沧龙控制的另一家公司四川宏达实业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宏达股份(600331.SH)的大股东。自2014年起,刘即牵扯到官员贪腐案中,上市公司股价亦是跌跌不休。宏达股份的二股东为新华联集团,近期新华联也出现债券违约现象。

四川信托困局如何解开?

6月底,四川信托官网发布《致投资者的公开信》表示,将尽快处置资产+引进战投以保证兑付,其中被处置资产就包括了四川信托持有6成股权的宏信证券,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宏信证券规模仍偏小,其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营收8亿元、净利润仅1.86亿元,行业排名居后。

信托收益快速下行

业内人士建议客户拉长配置久期

据信托业协会官网发布的《2020年1季度中国信托业发展评析》,信托业协会特约研究员简永军分析称,2020年信托行业响应监管号召,持续压降资产规模,截至2020年1季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为21.33万亿元,较2019年4季度末的21.60万亿元小幅度下降1.28%。其中地产类信托降幅明显,今年1季度末,投向房地产领域的信托资金总额为2.58万亿,较2019年末下降1249.87亿元。

在压降规模的同时,信托行业风险继续增长。据信托业协会数据,2020年1季度末,信托业风险项目个数为1626个,环比增加79个,增幅5.11%;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6431.03亿元,环比增加660.56亿元,增幅11.45%。同比来看,2020年1季度末信托项目数量和风险资产规模同比增幅分别为61.63%和127.20%。

一边是信托行业风险项目规模的明显增长,另一边则是受货币政策边际宽松的影响,产品资产收益率的整体下行。据Wind的不完全统计,自2019年初至今,新发信托产品的月度平均预期收益率已从8%左右,降至当前的6.6%。

附图 新发行产品平均预计收益率(%)

据Wind的不完全统计,2019年至今,新发信托产品预期收益率快速下行

《红周刊》记者留意到,在7月初的一场网络直播中,中植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王允贵、知名财富管理公司大唐财富的首席经济学家钟伟均表示,长期来看,收益率仍有下行空间,因此建议客户们拉长配置久期,譬如以往信托、基金的存续期基本以两年为主,建议当前选择5年或存续期更长的产品,以锁定收益。

2019年7月至今,部分信托公司发行产品预期收益率排名(数据来源:Wind)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非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