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安信(600816.CN)

安信信托实控人被刑拘 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

时间:20-06-08 07:49    来源:金融界

6月5日晚间,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实控人高天国家属的通知,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安信信托强调高天国未在公司担任职务。

安信信托目前与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简称“上海电气”)等企业及相关方(以下简称“重组方”)协商重组方案。安信信托表示,公司正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积极推进风险化解重大事项,与重组方协商重组方案。

从明星坠落尘埃 超200亿巨额未兑付资金

安信信托1994年1月登陆上交所,控股股东为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国之杰”)的实际控制人高天国,高天国持有国之杰52.44%的股份。

高天国公开信息甚少,坊间传闻,高天国是四川阆中人,18岁参军,转业后进入位于河南中建第七工程局,做到副局长。下海之后深入房地产业,之后开始涉足信托业。

安信信托近年来快速发展,2009年至2017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已经从1.73亿元增长至55.92亿元;同时段内,净利润也由0.47亿元上升至36.68亿元。业绩的迅猛增长,一度让安信信托被冠以信托业“黑马”的称号。

然而“高光时刻”却定格在了2017年,自此之后,安信信托业绩持续下滑。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安信信托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3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9.97亿元。

2019年亏损加剧,据安信信托2020年1月22日发布的年度业绩预亏公告显示,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0亿元到3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亏损31亿元到36亿元。

由于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安信信托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安信信托业绩急剧下滑与其内部存在的流动性危机不无关系。2018年以来,安信信托陆续出现信托计划违约,但公司并未就其他未到期但已出现兑付困难的产品作出风险警示。

2019年5月22日,上交所对安信信托下发2018年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9个问题集中在巨额亏损、信托产品违约或延期兑付、关注类贷款大幅增加、资产减值计提、高管薪酬以及年报差错等方面。

2019年6月7日,安信信托发布长达15页回函指出,截止2019年5月20日,安信信托未能如期兑付的项目共计25个。在上述未能如期兑付的项目中,2018年上半年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金额约为0.62亿元。但到2018年下半年,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金额就激增至48.12亿元左右;而2019年5月20日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金额更是高达68.86亿元。

2019年3季度末,这个数据又有了新变化。根据安信信托介绍,2019年5月20日至9月30日期间,公司管理的信托产品到期的项目87个,金额230亿元,其中正常兑付的58个,金额65亿元,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29个,金额165亿元。而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升至276亿元。

安信信托解释称,前述延期兑付主要因宏观经济形势及市场变化等原因,交易对手或项目未能如期完工或出售,流动性出现问题。

官司缠身 前总裁被终身禁业

面对上百亿项目逾期,安信信托开始遭到投资者的频频索债,甚至被金融机构等诉至公堂。

安信信托在2019年半年报中曾表示,截至2019年8月31日,公司已知作为被告涉诉案件12宗,诉讼金额50.23亿元,其中公司主动管理类信托计划相关诉讼11宗,涉诉金额50.22亿元。

2019年11月16日,安信信托发布的诉讼,披露21宗涉诉项目,涉及资金合计约84.7亿元,起诉方分别为郑州银行、海通证券、华兴银行、乌鲁木齐银行、渤海人寿、廊坊银行等。

2019年12月16日,安信信托再度发布诉讼公告,披露3份起诉书,原告方为自贡银行、交银信托、上海墨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诉讼均涉及安信信托的给付义务。安信信托表示,公司受让信托计划受益权及承担相关诉讼费用合计约12.2亿元,均在审理中。

2020年1月23日,安信信托披露了前期诉讼进展情况显示,新增7宗案件尚在审理,案件金额达15.36亿元,原告方分别为湖南高速集团财务有限公司、长沙银行、邢台银行、营口银行等。

2020年3月13日,安信信托公告称,公司再新增4宗诉讼案件,涉诉金额合计22.7亿元。其中,黑河农商行诉讼金额2.3亿元,三峡资本诉讼金额5亿元,长城资产诉讼金额4.1亿元,浙商银行诉讼金额11.2亿元。

陷入危局的安信信托也不断吃下巨额监管罚单。

4月3日,上海银保监局公布对安信信托及前总裁杨晓波的行政处罚决定。安信信托被罚1400万元,杨晓波则被取消银行业金融机构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终身。

根据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安信信托主要违法违规事项为五项,集中在2016年至2019年,分别如下:

2016年7月至2018年4月,该公司部分信托项目违规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

2016年至2019年,该公司违规将部分信托项目的信托财产挪用于非信托目的的用途;

2018年至2019年,该公司推介部分信托计划未充分揭示风险;

2016年至2019年,该公司违规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

2016年至2019年,该公司部分信托项目未真实、准确、完整披露信息。

去年11月,安信信托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法院均为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执行标的分别为4954.3995万元、2632.7672万元,合计约7587.17万。

股价腰斩

3月25日,安信信托发布停牌公告,称有重大事项正在核实中,之后该公司一直处于停牌状态。而此前,安信信托股价就开始暴跌不止。

5月30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披露了重组进展公告,称该公司目前与上海电气等企业及相关方协商重组方案。重组方有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对该公司实施重组,目前尚处于对该公司的资产和风险进行尽职调查和评估阶段。重组能否达成将取决于与该公司控股股东、债权人和其他方的谈判情况,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6月1日,安信信托复牌就跌停,此后又是连续三个跌停。从今年年初到周五收盘,安信信托股价已经跌去了55%。

根据最新公告,2020年6月5日,中国登记上海分公司根据上海金融法院出具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对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18.13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及2.05亿股限售流通股予以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2年,合计占其所持股份的70.36%,合计占安信信托总股本的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