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安信(600816.CN)

重磅!安信信托实控人被刑拘 四川资本大佬的时代落幕

时间:20-06-07 12:52    来源:金融界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约十七年前,四川资本大佬高天国以“救火者”的角色进入安信信托(600816.SH,现已更名为“*ST安信(600816)”),经过一番运作,安信信托一度被市场冠以“信托王”的称号。高天国与安信信托一路鲜衣怒马、烈焰繁花。

如今,安信信托再次陷入窘境,连年亏损,身负巨额诉讼和债务,而高天国则成了责任人之一,甚至变成安信信托自救的变数之一……

1

实控人被刑拘

6月5日晚间,安信信托公告称,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高天国家属的通知,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目前,高天国并未在安信信托担任职务。

事实上,高天国出事并非没有征兆。

5月25日晚间,安信信托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之杰”)持有的20.18亿股安信信托股票(占国之杰所持股份的70.36%,占公司总股本的36.9%)被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两年。

按照安信信托最新收盘价1.99元/股的价格计算,上述国之杰被冻结的股票市值逾4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冻结股票的申请人为上海市公安局。一般而言,如果是公安机关申请冻结资产,那么很可能牵扯有刑事案件。所以当时业内就有颇多猜测和质疑,只是没想到进展来得这么快。

目前,安信信托正处于重组自救的关键时期。这个节骨眼上实控人被刑拘,令市场尤为关注。

2

正值重组关键时期

就在几天前(5月29日晚间),安信信托才刚刚公布了自救进展,称公司在与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电气集团”)等企业及相关方协商重组方案,重组方目前在对公司的资产和风险进行尽职调查。

而上海电气集团目前由上海国资委100%控股。

有接近安信信托的人士还告诉券业观察(微信公众号ID:quanyeguancha),安信信托本次重组大部分重组方都有国资背景,上海农商行也是重组方之一。不过,最后结果还不得而知。

但安信信托相关公告也明确指出,国之杰所持公司部分股票被冻结一事,可能会导致重组方案存在无法实施的风险。

不过,市场上也有另外一种声音――认为安信信托要想自救,高迟早要出局,其出事与否不会影响到重组大局。

前些日子,曾有传言称安信信托副董事长高超(即高天国之女)已经提出辞职申请,这一传闻被市场猜测是安信信托重组前兆。

当时某上市公司董办相关人士及业内知情人士告诉券业观察(微信公众号ID:quanyeguancha),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董监高的人事变动都需要书面递交辞职报告,董事会收到报告之后需要在两天之内进行公告。安信信托并没有发布相关内容,高超辞职消息真实性不高。

如今来看,谣言是否又会变成预言?

3

成败皆因地产

公开资料显示,高天国是四川人,20世纪90年代,下海进入地产行业,开始跑马圈地,累积资本。

高天国已年近70岁,在不少人眼里,他勤奋敬业,安信信托爆发危机以来满世界飞,试图自救。尽管,效果并不明显。

安信信托前身为鞍山市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于1987年2月,由鞍山市财政局等4家单位共同出资设立。1994年1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第一家在上交所上市的信托公司。

然而,2001年前后,这个“上市信托第一股”却变得有点烫手,因资不抵债寻求重组。高天国便是这个时候携国之杰,以1.72亿元的价格买下鞍山信托20%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随后,鞍山信托改名为安信信托。

但“白衣骑士”哪里是这么好当的。安信信托因大额坏账,在2005年一度被ST。

经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安信信托于2006年成功摘帽。2010年,信托行业进入增长的快车道,安信信托趁着这一波风口,实现了高增长。年报显示,2012年至2017年间,安信信托的净利润分别为1.07亿元、2.79亿元、10.23亿元、17.22亿元、29亿元及35亿元,连续6年维持了倍数级的增长。

在净利润暴增的同时,高天国控股的国之杰也开始加强对安信信托的控股权。通过定向增发等手段,国之杰占股从最初的20%增加至52.44%。

然而,安信信托一路狂奔的同时,也为如今的业绩爆雷埋下伏笔。2018年,安信信托亏损19.97亿元,业绩遭遇断崖式下跌,市场哗然。因踩中印纪传媒等多个资本市场知名大雷,导致计提了21.56亿元资产减值。仅印纪传媒,就计提了10.55亿元减值。

业绩跳水,上交所问询函应声而至。

安信信托在回复函中披露:公司有25个项目逾期近120亿元,其中单一资金信托计划13个,涉及金额59.42亿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2个,涉及金额58.17亿元。

截至2019年9月30日,安信信托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规模已扩大至276亿元。

面对到期的兑付产品,安信信托也在积极行动,一方面与委托人积极沟通协商信托计划延长期限;另一方面采取多种措施督促用款人及担保人还款。为尽快解决违约产品的兑付问题,还专门成立了清收工作领导小组,积极清收每个期末清算项目。

截至2019年末,安信信托存续信托项目294个,受托管理信托资产规模1940.48亿元;已完成清算的信托项目43个,清算信托规模237.57亿元。

而券业观察在梳理安信信托踩雷项目和逾期产品时发现,其中不少均与地产行业有关。

多重压力下,安信信托再一次走上重组自救的老路。这次能否像当年一样逃出生天,迎来华丽丽的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