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安信(600816.CN)

安信信托实控人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警方刑拘 重组前景难料

时间:20-06-06 08:19    来源:中国经济网

每经记者 冷辉 每经编辑 张海妮

6月5日晚,*ST安信(600816)(600816,SH)发布公告称,收到实际控制人高天国家属的通知,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高天国未在安信信托担任职务,安信信托将持续关注上述事项的进展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目前,安信信托正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积极推进风险化解重大事项,与重组方协商重组方案。公司实控人被抓,正在协商重组方案的安信信托,未来前景难料。

“信托大亨”高天国被刑拘

安信信托前身是成立于1987年的鞍山信托,由鞍山市财政局等4家单位出资设立;1992年股改后,在1994年以“信托第一股”的身份在上交所上市;2002年,高天国实际控制的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国之杰”)从鞍山市财政局受让20%股份,成为安信信托第一大股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2006年至2015年的十年间,在受让鞍山市财政局20%的股权之后,高天国控制的上海国之杰又陆续获得了几位非流通股股东手中零散的股份。

2006年4月,鞍山市财政局将剩余股份悉数过户给上海国之杰,并彻底退出安信信托。由此,上海国之杰对安信信托的持股也进入了“33%时代”。

而最令资本市场津津乐道的还要属上海国之杰对安信信托持股的“第二步”跃进。

2015年,安信信托以12.30元/股的价格向上海国之杰定向增发了约2.54亿股新股,募集资金净额达到了31.04亿元。上海国之杰的持股比例也达到了空前的56.99%。

高天国,四川阆中人,据财经网报道,其早年参军,后至河南中建第七工程局做副局长。随后下海经商,早些年曾打拼于房地产业,积累了大量财富。

在其控股安信信托之后,安信信托经历了一段快速发展期,2013年到2017年,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8亿元、10.2亿元、17.2亿元、30.3亿元和36.7亿元,这一速度让其同行难望其项背,加上在主动管理业务上高歌猛进,安信信托一直有信托业“黑马”之称,高天国也被称作“信托大亨”。

如今,高天国已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高天国通过旗下公司上海国之杰进入恒丰银行股东之列,持股比例为2.03%;2014年持股比例提至4.75%,后来又从股东之列退出。

但后来司法机关在审理查明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的多项罪行中曾提及:2004年~2013年,姜喜运利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为江苏正阳置业有限公司、高天国等公司和个人在购买恒丰银行股份、办理贷款等方面提供帮助,索取或非法收受上述公司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6037.4万余元,其中,姜喜运伙同被告人恒丰银行原行长助理、财务负责人赵春英共同收受高天国给予的2300万元。

上海国之杰直接负债逾期24.2亿元

高天国旗下的上海国之杰也是麻烦不断。

*ST安信6月5日晚公告称,中国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根据上海金融法院出具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对上海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18.13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及2.05亿股限售流通股予以轮候冻结。冻结申请人为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冻结原因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不久之前,*ST安信也曾公告称,5月22日,中国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根据上海市公安局出具的《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对上海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18.13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及2.05亿股限售流通股予以轮候冻结。

冻结的股份数量相同,但背后的原因却截然不同,彼时有律师受访时称,这表明背后或涉及刑事案件。

而截至目前,上海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28.6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2.44%;其中累计被冻结20.18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70.36%,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36.90%。

而上海国之杰持股被冻结一事,也导致安信信托的重组方案存在无法实施的风险。

截至目前,上海国之杰直接负债逾期金额合计约24.2亿元,其中2.98亿元已达成和解;剩余21.2亿元上海国之杰正与相关方积极协商解决纠纷事项。除上述债务逾期发生诉讼外,上海国之杰对外担保涉诉金额约39.34亿元,其中19.59亿元为安信信托相关业务提供担保。

已沦为1元股

对于安信信托来说,眼下也是“艰难时刻”。

在经历过业绩高增长之后,安信信托的业绩增长陡然失速,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巨亏。数据显示,2019年安信信托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9.9亿元;2018年,该数据为-18.33亿元。因为连续两年业绩亏损,公司证券简称在今年5月由“安信信托”变为“*ST安信”。

自3月下旬起停牌两个多月后,*ST安信如期于6月1日复牌。公司称目前与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等企业及相关方(以下简称“重组方”)协商重组方案。

重组方有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对公司实施重组,目前尚处于对公司的资产和风险进行尽职调查和评估阶段。重组能否达成将取决于与公司控股股东、债权人和其他方的谈判情况,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然而,即便在重组利好的情况下,公司股价也未有起色。

6月1日复牌后,*ST安信股价连续跌停,截至6月5日收盘,股价仅有1.99元/股,当日下跌2.45%。目前股价仅是高峰期股价12.33元/股(前复权)的零头,这也让公司的总市值快速滑坡,如今只有不到110亿元。

*ST安信日K线图

根据前期的相关公告,截至4月30日,安信信托受限资产账面价值总计约101.21亿元,占公司上年度经审计资产总额的48.67%,其中质押资产账面价值约43.99亿元,冻结资产账面价值约57.22亿元。

此外,根据此前报道,安信信托还涉及高达几十起诉讼,涉诉余额超过百亿元。公司逾期的信托产品规模、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规模也都超过百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