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安信(600816.CN)

安信信托时隔两月复盘迎三跌停 重组路上'黑洞'重重?

时间:20-06-04 17:39    来源:金融界

自2020年3月下旬起停牌至今两个多月后,安信信托(*ST安信(600816),600816.SH)于6月1日开始复牌。然而,复牌后三个交易日连续跌停。

一直以来,安信信托的风险处置情况牵动人心。5月29日深夜,*ST安信披露了重组进展。安信信托公告称,目前与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等企业及相关方(以下简称“重组方”)协商重组方案。企查查显示,上海电气由上海市国资委100%控股。此外,有媒体报道,上海农商行亦是此次重组方。

由于*ST安信债务和经营情况的复杂程度以及信托牌照的稀缺性,此前业界普遍预计国资尤其是上海国资大概率将参与重组。

安信信托表示,重组方有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对本公司实施重组,目前尚处于对公司的资产和风险进行尽职调查和评估阶段。重组能否达成将取决于与公司控股股东、债权人和其他方的谈判情况,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针对重组参与方及持股比例、开盘一字跌停、大股东股份冻结、资产冻结、巨额诉讼、业绩巨亏、违约事项等情况,《商学院》记者向安信信托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拟重组方实力雄厚,为何复牌后股价三跌停?

5月29日深夜,安信信托就公司有关重组进展发布公告。同时,在停牌2个多月后,安信信托也宣布公司股票自6月1日起复牌。

不过,重组方的引入并提未振其股价。*ST安信于6月1日开盘,然而却一字跌停,收报2.38元。

6月3日开盘,*ST安信再次一字跌停,跌幅为4.87%,报2.15元/股,早盘跌停板封单为101.75万手。3个跌停后,*ST安信股价创近6年来新低。

 

今年4月,有报道称,安信信托引入战投有三套方案。一是广州金控联合澳门等方面组成联合体收购;二是多家上海市国企组成联合体收购;三是以中国银行联合上海国企收购。

因为安信信托属于上海的信托企业,第二套方案可能性要更大些。从目前公布出的上海电气也能看出一丝端倪。

资料显示,上海电气是一家大型综合性高端装备制造企业,主导产业聚焦能源装备、工业装备、集成服务三大领域,致力于为全球客户提供绿色、环保、智能、互联于一体的技术集成和系统解决方案。产品包括火力发电机组(煤电、气电)、核电机组、风力发电设备、输配电设备、环保设备、自动化设备、电梯、轨道交通、医疗设备、油气海工和工业互联网等。目前,上海电气集团总资产3200亿元,营业收入1417亿元,员工人数70000人。

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是由上海市国资委100%持股。

事实上,上海电气在金融领域的野心早就已经显露,并且已经初具规模。

其中,上海电气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5年,为上海电气金融产业发展的基石和起点。

而上海电气金融集团于2016年10月正式组建,旗下已拥有财务公司、租赁公司、投资公司、保险经纪公司、上海电气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上海电气香港公司、途灵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等等为集团成员单位提供存贷款、结算、财务顾问、项目投融资、并购业务、资本运作、产业链金融、融资租赁、资产管理等业务,已取得财务公司、租赁、保险经纪、商业保理等多个金融牌照。如果该公司拿到一张信托牌照,理论上来讲应该是如虎添翼。

从同属上海国资的兄弟企业动向来看,大家都“渴求”信托牌照。今年3月,上实集团通过股权转让成为天津信托控股股东。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此次若能揽入信托牌照,旗下金融板块实力将显著提升。

不过,安信信托此次公告只提及了上海电气参与重组,是否有其他参与方以及具体持股比例也尚不明确。

有媒体报道称,上海本地的金融机构――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农商行”)也有意向参与*ST安信此次重组。有分析人士认为,若此次上海农商行参与重组,或许有助于提升重组的成功率。

上海本地的农商行,可谓是金主,如果没有农商行,对于一家制造业国企重组安信信托,资金上肯定还是很吃力的,市场已经诟病上海电气集团的负债率过高,携手一家农商行给重组加上一道金环。

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上海电气(601727.SH)的资产负债率为67.35%,高于行业中值。

资料来源:wind资讯

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8月25日,是由国资控股、总部设在上海的法人银行,是全国首家在农信基础上改制成立的省级股份制商业银行。目前注册资本为86.8亿元人民币,营业网点近370家,员工总数超6000人。

市场分析人士大多认为,如果上海电气集团成功接盘安信信托,依托该公司强大的资金实力及背景,安信信托当前面临的危机会得到缓解,退市风险警示也有望得到摘除,对整个信托行业也会起到积极作用。

那么,“上海电气+银行”的组合,为何未能刺激公司股价?

对此,上海某头部券商投行人士认为,是多种因素的叠加所致:“卖盘109万手,这不是单一的因素要卖。”

首先,他认为是补跌。他解释到:“3月25日,安信信托开始停牌,今天才复盘,躲过了3月份到4月的那波下跌。”

其次,他认为,安信信托已经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这意味着该公司被划出MSCI 成分股,按照过往股票被st之后的交易情况看,MSCI 基金会根据成分股标的池调仓换股。他表示:“从资金流向来看,委托单都是大单在卖,应该是这些MSCI 基金在卖,后续要看安信信托的重组进展。此外,一些融资资金也可能被迫斩仓”。

据他解释,一般来说,券商会要求亏损的、ST股票到期都不允许展期,安信信托停牌了一段时间,这期间到期的融资盘也面临着卖出的尴尬局面。

此外,他还表示:“换大股东也并不代表公司短期内能缓过来,原有的项目不知道多少要暴雷的。”

重组方要补的窟窿有多大?

*ST安信是目前A股中仅有的两家之一、上交所唯一的一家完全以信托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其一度业绩处于信托行业第一梯队。然而风云突变,近年来公司经营风险集中暴露,业绩由盈转亏。

由于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年经审计后的年报净利润均为亏损,安信信托被“披星戴帽”。

此外,安信信托还面临大量项目清算和诉讼风险,从目前已经公告的信息来看,前述事项涉及金额超过百亿元。

尽管质地不佳,但*ST安信拥有宝贵的信托牌照。目前我国信托公司仅有68家。业界普遍预计,引入强有力的投资方进行重组将是*ST安信摆脱困境的唯一出路。

为了化解金融风险,类似安信信托这样的大窟窿,在北京某资管人士看来,必须是地方政府直接负责重组。他解释到:“这种重组模式即地方政府以金融牌照吸引资金,填上窟窿,然后资金方拿到牌照。”

他认为尽管当前监管方实际上不是很愿意国资过于涉足金融业,希望他们专注主业,但目前这样的大窟窿也只有国资有能力解决了,他表示:“首先,金融仍然是被牢牢控制在国资手中的资源,特别是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其次,金融很烧钱,地方政府现在也没钱,中央政府对于非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没兴趣。再者,前述重组模式在实施起来很难,地方政府恐怕需要自己找资金,因而才有了安信信托的如今的国资+银行的组合。”。

从监管层面考虑,他表示:“监管的态度是打破刚兑,其中就包括打破金融机构不能破产的惯性,除了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中央政府对其他金融机构(股东)不会主动救助。”在他看来,安信信托算不上是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

此外,安信信托不仅是一个信托公司,更是一家上市公司,可谓双重融资平台,其平台价值尤其耀目。不过,前述投行人士认为,相比之下,安信信托这个窟窿也更大。

财报显示,2016、2017年,安信信托业务增长迅速,跻身信托业第二。但到了2018年,其巨亏18.33亿元,2019年更是亏损39.93亿元,跌至谷底。

据安信信托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2019 年年末,公司因提供保底承诺等原因引发诉讼28 宗,涉诉本金人民币105.39 亿元。管理层针对二审未决的诉讼计提了预计负债9.91亿元。

根据最新得公告,今年5月15日,富滇银行起诉安信信托支付资管计划收益权转让款,涉诉金额6.95亿元。

据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安信信托总资产为207.94亿元,较2018年底减少107.43亿元,同比下降34.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则为76.31亿元,同比下降36.47%。而其资产负债率高达59.90%。相比之下,2019年,中信信托资产负债率为7.4%,万向信托16.8%,长安信托27.5%。

“黑洞”重重,重组仍存不确定性

连续两年业绩巨亏、身背百亿诉讼已经让安信信托“遍体鳞伤”,在重组前路未卜之下,安信信托大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股份又再遭变数。除实控人的股票冻结和质押风险之外,安信信托此前遗留下业绩巨亏、违约事件发酵等“黑洞”重组道路上的阻碍。

对于此次重组,*ST安信表示,重组方有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对公司实施重组,目前尚处于对公司的资产和风险进行尽职调查和评估阶段。重组能否达成将取决于与公司控股股东、债权人和其他方的谈判情况,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同时,*ST安信还对投资者给出风险提示。

安信信托指出,截至目前,重组方参与风险化解事项仅为初步意向,不具有法律约束力。重组方案的内容、法律文件的签署和实施,均具有重大不确定性,存在无法达成重组方案的重大风险。

安信信托提示投资者,公司仍处于实施退市风险警示阶段。会计师就2019年审计报告出具了保留意见,上述保留意见所针对的相关事项对公司持续经营和财务状况可能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财报显示,安信信托2019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9.93亿元。由于连续两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安信信托股票不久前被*ST处理,即目前处于实施退市风险警示阶段。

同时,安信信托还面临大股东股份冻结、资产冻结和巨额诉讼等窘境。

首先,控股股东事项的不利影响对安信信托重组方案能否顺利开展画上了一个问号。安信信托表示,5月22日,中国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根据上海市公安局出具的《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对公司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18.13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及2.05亿股限售流通股予以轮候冻结。该事项有导致重组方案存在无法实施的风险。

安信信托在此次重组之前的5月25日的公告更加详细披露了国之杰股权受限情况。公告称,截至5月25日,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28.6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2.44%;其中累计被冻结20.18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70.36%,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36.90%。

关于国之杰的债务问题,安信信托披露表示,截至5月26日,国之杰直接负债逾期金额合计约24.2亿元,其中2.98亿元已达成和解;剩余21.2亿元国之杰正与相关方积极协商解决纠纷事项。

除上述债务逾期发生诉讼外,国之杰对外担保涉诉金额约39.34亿元,其中19.59亿元是为安信信托相关业务提供担保。所有这些负债都需要重组方吃下,才能完成重组,未来的谈判道路不会平坦。

根据前期公告,安信信托有账面价值总计超百亿的资产受限。截至2020年4月30日,安信信托受限资产账面价值总计101.21亿元,占公司上年度经审计资产总额的48.67%,其中质押资产账面价值43.99亿元,冻结资产账面价值为57.22亿元。安信信托解释称,由于在信托业务中,存在与部分客户签订远期转让协议,或者以出具流动性支持函等方式提供保底承诺的情况。由于部分信托项目到期未清算引发了部分诉讼及资产被冻结。

同时,如前文所述,安信信托涉及高达几十起诉讼,涉诉余额超过百亿元。

此外,该公司所逾期的信托产品规模、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规模也超过百亿。

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安信信托存续信托项目294个,受托管理信托资产规模1940.48亿元;已完成清算的信托项目43个,清算信托规模237.57亿元;新增设立信托项目13个,新增信托规模30.25亿元。上述新增均为集合类信托项目。

安信信托2019年年报里没有详细披露到期未清算的信托规模。根据之前公告,截止2019年9月30日,安信信托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276亿元。

目前,安信信托在监管指导下和相关参与方进行协商重组,未来命运怎样《商学院》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