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安信信托窟窿究竟有多大,新股东会刚兑吗?

发布时间:2020-05-08 07:56    来源媒体:金融界

老王又来找我了。这次的问题简单直接:

你觉得安信新股东会不会把我们的项目兜底刚兑了?

从去年6月第一篇《安信信托哪些项目违约了》开始,安信违约从爆发到现在接近一年了。一年里投资人从震惊,到愤怒,到失望,再到抱团开展声势浩大的WQ行动,整个信托市场都看在眼里。

涉嫌自融嫌疑、资金挪用、关联交易……安信的背信行为已经击穿了信托业的底线,本篇不谈“应不应该”刚兑和兜底的问题,仅讨论这个接盘方――新股东,如果要刚兑的话,可能要承担多少成本;在这个前提下,再来讨论可能性的问题。

第一个层面:安信信托的有息负债

根据安信信托2019年报披露的信息,信托业务母公司层面负债率55.9%。

是不是看上去不算高?这个要对比一下其他信托公司:

目前已经披露2019年报的信托公司中,随便列举几家,中信信托7.4%,万向信托16.8%,长安信托27.5%……中江信托在被雪松接手前一年,2018年报里披露的自身负债率也就21%。

作为非负债经营类金融机构,信托公司自身负债率过高本身就是不正常的现象。那么安信信托主要的有息负债都是哪几块呢?

安信信托124.5亿的负债中,最大的一块在其他应付款中,特别是信托业保障基金和同行借款,在2019年底达69.41亿元,另外还有诉讼赔偿款3.79亿,合计73.2亿。

显然,合计73.2亿的自身刚性债务,不管哪个战略股东进来,这个账总是得认的。

第二个层面:安信承诺兜底规模

根据安信年报显示数据来看,截止去年底,因为提供兜底承诺而被起诉,涉及本金105.39亿元。

年后又新增17起诉讼,新增金额81.16亿元。这其中涉及保底承诺的金额69.06亿元。

也就是说,截止到4月底,安信信托因提供保底承诺涉及诉讼金额合计174.45亿元。

这其中部分已经二审判决安信败诉,意味着兜底协议有效。从这个角度来说,金额近175亿的涉及保底承诺诉讼,也是战投进来之后一样需要直接面临的法律支持偿付问题。

第三个层面:安信信托发生违约的规模

相比于安信自身负债,以及保底承诺涉讼,安信管理的信托项目发生的风险,至少从法律层面上来说,由安信负责偿付的力度是远弱于前两者的。

安信年报显示,公司目前存续管理项目规模情况如下:

截至报告期末,存续信托项目 294 个,受托管理信托资产规模 1,940.48 亿元;已完成清算的信托项目 43 个,清算信托规模 237.57 亿元;新增设立信托项目 13 个,新增信托规模 30.25 亿元。上述新增均为集合类信托项目。

年报里没有详细披露到期未清算的信托规模。根据安信之前公告,截止2019年9月30日,安信信托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276亿元。

现在这个延期规模具体是多少,没有公开的数据披露不好臆测。根据后续的新增违约报道来看,有人预估延期规模恐怕至少在350亿元以上了。

新股东可能会如何“解决”?

如果加总算以上三项,安信的窟窿可能是:

73亿自身借债+175亿回购义务之债(可能)+350亿信托违约

这真的是很大的规模了。信托“一哥”中信信托净资产也不过276亿;这抵得上两个中信了。

先不要被这个数字吓到,上面三个可能的窟窿对安信而言,效力是节节变弱的,如果法院判决无效,可能会缩小一些。对于安信信托接下来的解决路径,老实说谁也说不准。

对比一下之前雪松接盘的项目,在《雪松信托收益权转让之惑》中我们统计过,共计27个违约项目,据张劲透露,总规模大概在80亿左右。

但在安信信托这里,就面临着是否经济的选择。这两年信托牌照价值下行,新股东愿不愿意花数百亿兜这个底,实在难说。

比起一刀切的“刚兑”,个人认为,对这数百亿的违约规模,新股东入驻,安信找到实控人后,接下来落脚点可能还是要回到单个项目的解决上。因此,除了关注整体安信的进展外,更深入地关注自己认购的项目的资产情况,仍然是重中之重。

接下来,回款恐怕还是一场持久战。

据消息,4月28日大量投资者聚集在安信信托上海公司门前举行维权活动。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