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安信信托涉诉金额超百亿

发布时间:2020-04-16 10:53    来源媒体:金融界

近日,上市公司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新增4宗诉讼案件,案件金额22.7亿元。记者根据去年以来的公告统计,安信信托累计披露的涉诉案件金额已超过百亿元。

根据最新公告显示,安信信托在4宗诉讼中均为被告,其中黑河农商行诉讼金额2.33亿元,三峡资本诉讼余额4.98亿元,长城资产诉讼余额4.15亿元,浙商银行诉讼余额11.25亿元。4起诉讼已立案,处在审理阶段。此外,还有1宗案件已撤诉,撤诉金额为5000万元。

陷入债务危机的安信信托在此之前已有多起诉讼。今年1月22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其收到了7份起诉书,涉诉余额高达15.36亿元,原告中有一家财务公司、3家城商行和一家制药企业。

2019年12月26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收到了3份起诉书,原告分别为一家银行、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与另外一家信托公司,涉诉余额约12.18亿元。

2019年11月16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有15宗案件尚在审理中,案件金额达65.4亿元。同时,安信信托还收到4宗判决书,并达成2宗和解协议;已判决案件的金额10.2亿元,达成和解的案件金额9.1亿元。以上案件中,安信信托均为被告。其当时的公告还指出,公司涉及重大诉讼的案件均因信托业务中安信信托以远期受让或出具流动性支持函的形式提供保底承诺。

2019年8月末,安信信托发布的半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披露日,安信信托已知作为被告涉诉案件12宗,诉讼金额50.23亿元。

评论:从“黑马”到落马

□记者 和平

4月6日晚间,安信信托(600816)发布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性公告,安信信托经审计的2018年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值,预计2019年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将为负值,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2018年前的安信信托也曾一度风光,几年时间逆袭成为信托行业黑马。2013-2017年,安信信托营收从8.38亿元猛增至55.92亿元,归母净利润从2.8亿元猛增至36.68亿元,两者年平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62.53%、102.4%,分红比例分别为32.48%、31.06%、35.97%、40.97%、62.12%。2017年,安信信托营收55.92亿元,行业排名第一;净利润36.68亿元,行业排名第二。而2018年,安信信托业绩大变脸,全年业绩业内垫底,营收仅2.05亿元;亏损18.33亿元。

安信信托连续业绩预亏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对部分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二是受行业政策调整及市场等多重因素影响,公司业务收入同比有所下降。

大幅计提减值资产是安信信托业绩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2019年度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及公允价值变动损失约36.8亿元。2019年度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及公允价值变动损失约36.8亿元。其中主要包括:贷款类资产减值准备约6.9亿元,债权投资类资产减值准备约25.7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失约4.2亿元。

另外,2018年4月是资管新规实施起点,但信托业务不能刚性兑付早在多年前就成为监管机构核心强调的要求,安信信托2016-2018年高速发展大多建立在刚性兑付基础之上,为后来的连环爆雷埋下了重大隐患。2016年至2019年,安信信托违规将3笔信托财产用于股东、8笔信托财产用于兑付其他信托项目、2笔信托财产用于置换固有贷款、4笔信托财产用于其他非信托目的用途,金额共计126.56亿元。截至2020年1月,上述项目基本已逾期或欠息。股东挪用、刚性兑付、置换固有贷款、违反合同的资金用途,安信信托屡屡违规操作触及监管高压线。

上海银保监局对安信信托处罚1400万元,勒令某暂停主动管理资金信托业务,几乎是行业最重的处罚方式。据统计,安信信托近年来主动管理规模占比保持在60%以上,在通道类业务不断收缩、财产权信托非主流的背景下,此次监管强制措施几乎中止了安信信托新开展业务。

实际上,信托业务违规操作问题,很多机构都存在。信托业启动强监管政策后,2018年信托业资产规模出现较大幅度的调整,2019年信托业资产规模下降幅度明显收窄,进入了波动相对较小的平稳下行阶段。去年,超过20家信托公司被罚,约占全部信托公司数量的三分之一。

在“去通道、去嵌套、去杠杆”等监管政策下,转型成为信托业主基调。但转型并非易事,信托行业习惯了牌照红利,真正下沉到产业难度不小。此外,转型还涉及风控、人员配备等多方面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还需要在人才和制度创新上突破瓶颈。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