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安信(600816.CN)

“黑马”安信信托折戟始末:遭遇最严罚单

时间:20-04-12 07:25    来源:中国经济网

“黑马”安信信托折戟始末:遭遇最严罚单、主动管理被暂停,投资者担心兑付更加困难

4月7日,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信信托”,600816.SH)的一份公告,让信托行业的多位从业人士为之一惊。这家曾被称为信托业“黑马”的公司,被监管部门开出了几乎是业内最严的处罚函——暂停安信信托的自主管理类资金信托业务,并罚款1400万元。

同样为之惊讶的,还有北京的一位安信信托投资者。其一直在为自己购买的“安信·锐赢119号”等4款产品犯愁,这几款产品均发生了违约。

记者从多位投资者处获悉,目前,有超过500多位投资者在关注安信信托的违约产品处置动态。而安信信托此次再现遭重罚的“黑天鹅”事件,令多数投资者担心,延期后的产品兑付更加困难了。

此次安信信托不仅收到了信托业最大金额的罚单,而且被暂停主动管理业务。这也被认为是行业最重的处罚方式之一。因为,对于信托机构而言,主动管理业务被暂停,对公司经营的打击颇大;而安信信托主动管理类业务占比70%、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主动管理类业务被暂停,意味着公司无法继续开展新业务,只能做通道业务。这也容易导致员工的离职等问题,因为没业务做也养不活很多业务团队。”一位华南信托机构人士表示。

对此,接近安信信托的人士对记者表示:“公司团队仍然是正常状态,尚未发生大规模离职的情况。”

作为总部位于上海、上交所唯一上市的信托公司,安信信托2017年一度成为行业“黑马”,公司总收入、净利润跨进行业前三。然而2018年下半年起,安信信托便接连曝出“黑天鹅”,直至此次监管部门业内最严的处罚。

谈及安信信托的未来,上述接近安信信托的人士称,新股东的入驻接盘或能打开新局面。但是,面对安信信托超过270亿元到期未清算的项目,接盘方是否会轻易入局?

监管重罚

回顾近年信托业监管处罚史,安信信托是上海银保监局管辖范围内第二家被暂停主动管理类业务的信托机构。

安信信托上述公告显示,“因违规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违规将信托财产挪用于非信托目的的用途、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等问题”,被上海银保监局出具处罚函,暂停了其自主管理类资金信托业务。

此外,上海银监局还要求安信信托限制向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国之杰”)分配红利,并处罚款1400万元。

上海银保监局披露,安信信托有5项违规行为:一、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二、违规将信托财产挪用于非信托目的的用途;三、推介部分信托计划未充分提示风险;四、违规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五、未真实、准确、完整的披露信息。

尤其是第四项,近年来,监管对于违规资金池业务严厉打击,而安信信托却“顶风作案”。上海银保监局称,2016年至2019年,安信信托将部分信托资金运用于非标准化债权时,存在期限错配、以后续募集资金兑付前期受益权份额,违规开展了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信托业务。

对于处罚可能给安信信托带来的影响,上述华南信托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此前中泰信托被暂停集合信托计划导致公司多数员工离职——因为无法开展新业务,也无法继续;长期来看,安信信托或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公司不仅要继续处置坏账资产,也要面临公司员工离职动荡等管理问题,因为没业务做也养不活很多业务团队。

对于监管处罚带来的影响,记者联系了安信信托相关负责人,其仅表示:“以公告为准,不便回复”。

昔日黑马

时间倒退至2017年,安信信托净利润等多项指标一度高居行业前三,成为业内公认的“黑马”。而短短两年时间,从“黑马”到“黑天鹅”,安信信托的故事令人唏嘘。

据记者了解,安信信托主要由两大业务板块:固有业务以及信托业务。固有业务方面,安信信托一直以贷款利息为主要收入来源;2017年,其逐步完善各条固有业务发展线,不再局限于传统的贷款业务,积极参与资本市场投资等。

根据安信信托官的网介绍,其近年来针对国家政策及经济形势,战略布局城市更新、高端养老、现代农业、生物医药、互联网基础设施等创新领域。

不仅如此,安信信托一向坚持“重主动、轻通道”的战略。2017年安信信托主动管理类业务规模1585亿元,同比上升12%,规模占比达到68%;2018年,安信信托管理信托资产规模2337亿元,其中主动管理占比70%,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此前,上述接近安信信托人士曾对记者表示,安信信托一向以主动管理占比高引以为傲,因为主动管理能力是体现信托机构综合实力的重要指标。

2013年以来,安信信托连续多年净利润高速增长。根据2017年年报,安信信托营业收入55.92亿元,同比增长6.6%,归母净利润36.68亿元,同比增长 20.91%,业绩连续5年快速增长,复合增速近80%。

2018年下半年以来,高速发展的安信信托迎来转折点。安信信托2018年营业收入2亿元,同比下滑96%;归母净利润亏损18亿元。

对此,上述接近安信信托的人士表示,一方面受固有投资类业务拖累,另一方面,受公司对房地产信托依赖过大影响。

安信证券的一份研报曾分析过安信信托的业务结构:截至2017年底,房地产占安信信托资产比重达23%,占比仍较大,2018下半年房地产信托政策趋紧,对业绩压力有所增大。

期间,安信信托还因踩雷印记传媒,致使2018年利润大幅减值。

不仅业绩逐渐下滑,在安信信托多年业绩狂奔期间,部分违规信托业务风险也逐步暴露。2019年11月12日,安信信托公告,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276亿元。

对于产品逾期,安信信托解释称:2018年以来,受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影响,实体企业盈利能力下降,同时在资管新规等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共同作用下,金融去杠杆进程加快,部分企业融资能力受限。在此情况下,公司部分信托项目的融资方出现违约,未能及时、足额归还信托资金,进而导致公司部分信托产品未能如期兑付。

被质疑“失职”

尽管安信信托将诸多产品违约归因于宏观环境、融资方还款能力有限等,但多位投资者均质疑安信信托在部分产品的发行中并未尽到管理人责任。

前述那位安信信托的北京投资者告诉记者,他于2019年3月份购买了“安信·锐赢119号”(面包新语)信托产品,安信信托在该产品的失职之处在于风控有严重问题。具体为,2019年1月融资方的实控人被限制高消费,但2019年3月,安信信托仍然继续为其提供融资。

具体而言,借款人成都新语面包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新语”);保证人为成都川宏金沙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宏金沙”)、成都川宏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宏实业”)。

记者通过启信宝查询,成都新语与川宏实业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杨凤鸣。

2019年1月8日,杨凤鸣被上海银行成都分行通过法院申请限制高消费。

该投资者认为,既然公开资料显示“安信·锐赢119号”融资方的实控人已经被限制高消费,安信信托还为其提供融资,足以证明安信信托并未给投资者完全提示风险。

该投资者购买产品6个月后,2019年9月利息便开始发生违约。该产品不仅有两家企业担保,还有成都新语100%股权为贷款本息作担保质押。但该投资者表示,虽然2019年9月安信信托便称已经开始诉讼,但截至目前仍然无处置进展。

此外,不仅该投资者购买的“安信·锐赢119号”发生了违约,其另外3款安信信托的产品也发生了延期。

“安信信托并未尽到管理人责任,导致产品发生延期。投资者不应该为此买单。而且,多个投资者踩雷后生活均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涉及投资者数量近千。”该投资者称。

据记者了解,2018年以来,“资管新规”落地后,监管要求金融机构必须打破刚兑。一位信托业人士对记者解释,打破刚兑最重要的是要“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管理人未尽到其应尽的管理责任的,应该承担部分违约责任。

另一位西部信托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具体管理人应该承担多少责任,也要看法院最后如何认定具体哪款项目为违规项目,然后再判断管理人承担责任的大小。

对于产品违约的处置问题,上述投资者对记者表示,安信信托给投资者的回复为:“受宏观经济影响、受疫情影响,融资方面临流动性危机,不能按时兑付,我方正与融资方交涉,尽快归还本息。”但是,多位投资者认为处理进程遥遥无期。

走向何方

“黑天鹅”事件的连续爆发,也导致安信信托股价持续下跌。在安信信托业绩辉煌时期,2017年7月份,股价升至最高点,每股12.33元;而最近,安信信托股价为2.50元,相比最高点时已跌去近80%。

目前,安信信托股票处于停牌状态。关于停牌原因,安信信托3月31日披露,由于部分信托项目未能按期兑付,出现了相关诉讼事项,面临较大流动性风险。为避免触发系统金融风险,公司正在有关部门指导下,筹划风险化解重大事项,已申请自2020年3月31日起停牌,最长不超过10个交易日,最迟将于2020年4月15日复牌。

不过,此次停牌也被猜测为或与股权变动有关。目前,安信信托最大股东上海国之杰是一家民营企业,实际控制人为高天国。其主要经营业务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投资管理,并在金融、高科技和新能源等领域逐渐拓展业务。

据记者从上海国之杰相关人士处获悉,2019年下半年起,安信信托便开始与相关企业沟通股权转让事项。对于股权转让的进展情况,上述安信信托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股权转让进展公司目前正在积极推进中,最后结果还是以公告为准。”

从“黑马”到“黑天鹅”,安信信托“过山车式”的发展,令上述华南信托人士感慨:“业务违规操作问题,很多机构都存在。而且,金融行业同质化太严重,基本都是做贷款的,贷款也基本上是房地产和政府平台,信贷资源太集中。近两年行业监管加强,加上宏观环境的影响,潮水褪去,才知道谁在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