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安信(600816.CN)

安信信托,如何从黑马变成害群之马?

时间:20-04-08 17:04    来源:格隆汇

安信信托,过往一匹快速逆袭的”黑马”,没想到现今如此狼狈不堪。

公司于2017年7月创造过12.2元的历史最高价。彼时,市值将近700亿元,而如今仅为137亿元,不足3年股价累计下跌80%。而在2014-2017年,股价一度暴涨超过500%。

(来源:Wind)

何其梦幻与精彩!这里,我想起了索罗斯的经验语录:

“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可以细细品味。

1

4月7日,安信信托披露上海银保监局《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及《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告。这里面瓜有点多,我们一一梳理。

(1)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

(来源:安信信托公告)

虽然2018年4月是资管新规起算点,但实际上信托业务多年前不能刚性兑付便成为监管机构核心强调的要求。但安信信托置若罔闻,16-18年高速发展大多建立在刚性兑付基础之上,为后来的连环爆雷埋下了重大隐患。

(2)违规将信托财产挪用于非信托目的的用途。

2016年至2019年,安信信托违规将3笔信托财产用于股东、8笔信托财产用于兑付其他信托项目、2笔信托财产用于置换固有贷款、4笔信托财产用于其他非信托目的用途,金额共计126.56亿元。截至2020年1月,上述项目基本已逾期或欠息。

安信信托明显冒天下之大不韪,拆东墙补西墙,胡乱支配资金——股东挪用、刚性兑付、置换固有贷款、违反合同的资金用途。在信托业务上,通通违规操作触及监管高压线,没有一点敬畏市场的底线。

(3) 2016-2019年,安信信托未真实、准确、完整披露信息。2018-2019年,推介部分信托计划未充分揭示风险。

前期已经逾期的项目,不对外及时、真实披露,仍然继续推介项目,吸引不知情的新投资人来接盘,实在是有违最基本的法律底线和良知。

2019年9月,就安信信托违约问题,一名投资者在上证e互动上提出:“产品到期不按合同兑付,又不向公众、购买方及时披露信息。投资者有充分理由质疑公司控股股东、内控审计和高层治理存在严重问题;财报和事项公告存在隐瞒或虚假陈述。因为资金链断裂不能及时兑付到期产品,非一日之寒。”

另外,公司还违规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

基于此,银保监局对安信信托处罚1400万元,被勒令暂停主动管理资金信托业务。尤其是后者影响可大了。

安信信托近年来主动管理规模占比保持在60%以上,在通道类业务不断收缩、财产权信托非主流的背景下,因此可以说:此次监管强制措施几乎暂停了安信信托新开展业务。

显然,安信信托面临“生死时速”。

为什么监管机构要下“死手”?我们看一组数据,大致就能明白,这是为了保护不明真相的投资人。

截止2019年三季度末,安信信托到期未兑付的信托项目金额已经扩大至276亿元。截止目前安信信托涉诉案件逾35起,涉诉金额逾130亿元,涉及多家金融机构。

另据财新网报道,截至2019年末,安信信托的主动管理类信托产品1500多亿元,其中500多亿元已逾期。

公司主动发的产品,33%以上已逾期或爆雷,这让投资者目瞪口呆。这是自己经营以及风控能力极差,还是搞利益输送故意而为之?我们也不得而知。

但结果,实在是太糟糕了。

2

但2018年前的安信信托,却是另一番气派的景象。

2013-2017年,安信信托营收从8.38亿元猛增至55.92亿元,归母净利润从2.8亿元猛增至36.68亿元,两者年平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62.53%、102.4%。

2013-2017年,净利率分别为33.38%、56.57%、58.28%、57.83%、65.59%。ROE(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37.4%、76.89%、42.73%、41.15%、25.23%。

再看分红,安信信托也绝对慷慨。2013-2017年,分红比例分别为32.48%、31.06%、35.97%、40.97%、62.12%。

一串串数据的背后,谁会不心动呢?并且这还是连续5年的超好业绩表现。

散户看不到风险,券商机构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真的看涨喊涨而已呢?

那几年,房地产市场尤为火爆,安信信托不过是自认为抓住了时代高速列车罢了。

安信几年时间逆袭成为信托行业黑马,主要得益于利润超高的房地产信托产品。在合作伙伴方面,安信信托多选择地方性房企。对此,曾有安信信托员工解释,体量较小的开发商可以让安信信托掌握较大的话语权。

转眼2018年,房地产逐步显露出冰冷的苗头。并且,中美外围经济环境突变,A股大盘持暴跌,差一点引发质押平仓危机。安信信托也开始为之前太过激进的冒险买单。

2018年,安信信托营收仅为2.04亿元,而头一年营收高达56亿元。这比川剧变脸快得多。当年归母净利润大幅亏损18亿元,而头一年盈利36.7亿元。主要原因是资产减值21.56亿元,其中踩雷印记传媒10.55亿元。

安信是后者的第四大股东,而印记传媒已经于2019年底退出A股市场。

此外,安信踩雷中弘股份,安信信托曾作为债务人,对中弘股份投资债权5.5亿元,以“中弘股份”股票作为还款保证,该笔债权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而中弘于当年12月27日正式退市。时间有点巧合。

不仅如此,2015年来,安信还踩雷鹏博士、科力远、福星股份等公司,虽然是小雷。

2019年,安信信托预告亏损30-35亿元。当今年4月年报公布之后,被带上ST基本算是板上钉钉。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安信非常玄幻、给后来投资者带来深深创伤的旅程,跟过去的乐视、三聚环保又有多大区别呢!

如此倒V行情,又会有多少人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呢?

3

3月30日,安信信托发布停牌公告,称由于公司面临较大流动性风险,正在筹划风险化解的重大事项,并表示公司股票最迟将于2020年4月15日复牌。

其中,有“重大事项”字眼,被不少投资者解读为“重组”大利好。市面上,确有不少媒体报道,广州金控联合澳门等方面组成了联合体收购,收购后安信信托或将改名为“大粤湾信托”。

另外, 市场还传言国资入场救火的可能性也很大。

不过,闷在里面的12.5万户投资者,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如果真是劲爆消息,吃肉喝汤的好事,哪会轮得到你呢!?

信托,基于信任,受人之托。显然安信辜负了投资人的信任,从一匹黑马变成了害群之马。令人唏嘘万分!